当前位置:主页 > 党建专栏 > 两学一做 > 做合格党员 >

94本日记背后—追记河南长葛市水磨河村党支部书记燕振昌

作者:管理员 来源:共产党员新闻网 发布日期:2016-05-17 浏览次数:

    2014年12月12日凌晨,燕振昌如往常一样,在忙完一天的工作后,开始写日记……他写完3项具体工作安排后,刚写出一个“4”字,就突发心梗,再也没有起来。

  从1970年当选村支书开始,燕振昌就把工作中的点点滴滴记录在册。94本、8000多页、100多万字,日记见证着一个贫困村到亿元村的凤凰涅槃,凝聚着一位共产党员呕心沥血的一片丹心。

  “留在农村,照样能干出名堂来”

  “水磨河,磨来磨去灾祸多;十年种地九年荒,男女老幼掉苦窝。”这是四五十年前水磨河村的顺口溜,也是水磨河村的真实写照。

  1962年,20岁的燕振昌高中毕业被分配到长葛县税务局坡胡税务所工作。由于工作突出,1966年县里选拔干部时,他是第一人选。然而,就在家人都以为他要“更上一层楼”时,他却毅然选择回到家乡——贫瘠的水磨河村。

  燕振昌有文化、肯吃苦、敢做事。1967年,他被社员推选为第八生产队队长,带领社员们办起农机配件厂、面粉厂、冰糕厂、机瓦厂。到1981年,大队已拥有预制板厂、车队等十几家集体企业,每年给队里交利润30多万元。3年后燕振昌被选为水磨河村党支部书记。

  1970年5月12日,他在日记里工整地写道:“留在农村,照样能干出名堂来。”“上面提拔你当国家干部,你却不干?咱们都是高中生,家里好不容易供咱们上学,你愿意留在农村,我还不愿意呢!”燕振昌的妻子张改真当时一脸不满。

  燕振昌却很是自信:“水磨河离不开我,我也离不开水磨河。我就不信,在农村,还干不出个名堂来!”

  让张改真未曾想到的是,燕振昌在农村这一干就是44年,带领村民把一个昔日的贫困村变成了远近闻名的亿元村、明星村。

  “村干部千难万难,不能让群众作难”

  1986年,中央开始有了“股份制企业”的提法,燕振昌敏锐地嗅到经济改革的信号。“先行一步,也许村里就有条好出路。”他在日记里这样写道。

  晚上吃罢饭,燕振昌来到他的老搭班、老伙计张汉卿家,商量建一家股份制造纸厂。一听燕振昌要鼓动自己入股,张汉卿的第一反应是:“我不干。”

  “一股3万块钱,我得借多少户才能凑齐啊?而且农村搞工业的少,纸厂怕是没那么多生意啊?再说了,股份制还没兴起来,办砸了咋办?”一口气就是三个顾虑,张汉卿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如果不搞企业,没有集体经济收入,能办啥事儿?”燕振昌顿了一顿,“干部千难万难,不能让群众作难。”

  张汉卿明白,燕振昌是希望村民都过上不愁吃喝的好日子。虽然得到处凑钱、担风险,但张汉卿还是支持了他:“村里以土地、房屋等入股,占六成股份,个人一股3万元,共5股,占四成股份。后来,大家的思想进一步解放,股份占比就逐渐由‘六四’改成‘四六’,让个人拿得多一点儿。”

  水磨河村的造纸厂建起来了,成为长葛市第一家股份制企业,也是河南省第一批股份制企业之一。造纸厂给全村开了个好头儿,水磨河村的“小金库”逐渐鼓了起来。几年间,村里吸收股金800多万元,办起铸钢厂、淀粉厂等私营企业50多家,水磨河村也成为长葛市第一个工农业总产值超亿元的村子。

  “无论如何,得给子孙后代留一方清水”

  2007年,燕振昌在日记中焦虑地写道:“村民发现,幸福湖突然干了……”湖水骤然干涸,给水磨河及周边村庄带来了巨大的困扰——

  附近3个乡镇、23个村、近4万口人的吃水和灌溉出现严重困难。昔日一扁担就能提出一桶水的吃水井,最后打到100米、200米甚至300米,也不见水的影子;4000多亩庄稼地颗粒无收……

  经过多方考证,2009年村民发现,幸福湖水凭空消失,附近的平禹煤矿(原新峰龙屯煤矿)却在用4个大水泵24小时不断往外抽水。

  “这个事情协调、解决难度很大,村民们都快急疯了……”现任村党委书记、原村委会主任郭建营说。

  面对群情激奋的村民,年近70岁的燕振昌一边奔走在各有关部门,不断给各级领导写信,一边劝阻村民:“我向你们保证,无论如何,得给子孙后代留一方清水。”

  事情在2013年夏天出现转机。在第一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征求意见时,燕振昌在座谈会上当着省委副书记的面,大胆提出村里的吃水难题,受到各级领导高度重视。两个月后,长葛市西部引水灌溉工程正式得到批复,解决了坡胡镇、后河镇、石固镇灌溉水源问题,同时配套建设2.56万亩田间灌溉工程。干涸多年的幸福湖重新碧波荡漾。

  “干工作要像春蚕吐丝,兢兢业业到死方休”

  村里统一规划建设盖新房,1000多户老宅子都要拆迁。作为做生意的风水宝地,位于村里最繁华十字街的住户不愿搬,其中包括燕振昌的岳父。燕振昌就从老岳父先下手:“盖新房,建新村,可都是为了大家伙儿。作为村支书家,可得带好这个头啊!”

  张改真告诉记者,拆迁时,娘家人不情愿地第一个搬走了。但等到新宅子建起来,大家都在争要门面房时,燕振昌却没第一个想着娘家人。为此,老岳父“恨”了他多年。

  2012年,村里又建新社区。张改真三番五次劝燕振昌:“这次能为自家要一间了吧?”燕振昌却道:“村里门面房紧张,咱是村干部,怎能跟大家争这个?”

  如今,水磨河村街道两旁门店林立,300多个门店、500多间门面房中,燕振昌家没有一间。

  “干工作要像春蚕吐丝,兢兢业业到死方休。做人要像点着的蜡烛,从头燃到脚一生光明。”燕振昌说到做到。

  燕振昌去世时,全村人哭红了眼,自发为他送行……经许昌市委批准,他的身上盖着鲜艳的党旗,被安葬在村里的祭祖园。园门古朴,上面镌刻的正是他亲自编写的对联:“伏牛灵照忠孝子,暖泉滋润德善心”;横批“德泽犹存”。